萤火

高三,遛了遛了。

【斯封】副官

@木回夕改(*/ω\*) 的点梗!      

民国军阀斯x记者封!

不是很了解民国时期的背景(其实就是基本不知道x),尽量查过资料了,有不妥的地方见谅,告诉我我来改

ooc!短小!有私设!致歉!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1.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号外,号外!'斯诺大帅与日本和谈'!号外!号外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报童手中挥着报纸,在人群中大声叫卖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帅与日本和谈?真的假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都见报了,还能有假?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叫封不觉的记者也真是胆大,写了如此多篇这类文章,不怕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本以为这次大战大帅局势不妙,但现在大帅已与日本和谈,这战局怕是要逆转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茶楼之中,一桌衣衫华丽的年轻人,煞有介事地讨论着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2.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么说来,你想离开军队,自己去闯荡?”斯诺看着自己的副官,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也不能说是闯荡吧,只是想去试试而已。现在这种日复一日的相同生活……”封不觉微微一顿,脸上带上了他独特的笑,接着道,“多无趣啊。”
 

    3.
        斯诺看着手中的报纸,报纸上用头号字写着“斯诺大帅不顾民心,一意孤行”,而这篇报导的作者,正是封不觉。“第一次写报导就这样嘲讽我呢……”几日前的对话在脑中浮现,斯诺心道,“这算是在向我喊话吗,嗯?不觉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大帅。”斯诺现在的副官一直站在斯诺对面,见斯诺似是已将报纸读完,出声道,“这封不觉着实可恶,全然不记大帅往日对他的恩德。不如让属下去处理掉他,以解大帅的烦恼。”
        无论哪个时代,喜溜须拍马之人都不会少。斯诺手下新的副官便是这样一个人。论办事能力,此人并不算差,甚至可以说是一把好手,而其对斯诺也可谓忠心耿耿。只是他那对上百般讨好,对下傲慢不屑的嘴脸,还有其善妒的性格,着实让人无法重用于他。而自从封不觉走后,他当上副官,便一心想至封不觉于死地,方才放心。现在封不觉写出这样一篇报导,他自是想趁机置封不觉于死地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……我的副官不错啊,都会替我烦恼了呢。”斯诺笑了,笑容中却透出一阵强烈的压迫感和寒气,“只是……我什么时说过要杀掉封不觉,又什么时候允许你动他?”斯诺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,接着道,“回去好好看看封不觉这个文章,过过脑子,少说这些蠢话。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       4.
        从那之后,封不觉这个名字在报纸上的出镜率越来越高,几乎篇篇报导都指向斯诺。
        而斯诺看得出,封不觉所写的报导明着是嘲讽自己,实则不然。那些报导多半以他斯诺为皮,而文章真正的刀锋却在指向那些与自己有利益冲突的军阀,无形中引导着人们的言论与看法。而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几篇,则才真正更像是封不觉写出的东西:喷天喷地喷空气,不带脏字却用尽各种比喻明嘲暗讽,活生生的文芒愤青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5.
        子弹,炮火,尸体,早已是见惯了的场景,枪声,爆炸声,呐喊声,早已是听过不知多少次的地狱奏鸣曲。斯诺看看桌上的地图,闭上眼睛,长长地呼出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战壕中一路士兵正在匍匐前进,斯诺井井有条地跟手下吩咐着进攻方略。
        前方战况极不乐观,兵力不敌对手,士兵们的气势近日来也倍受打击,再这样下去……
        斯诺正想着,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只见那副官骂骂咧咧进门,向桌上拍下一张报纸,说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这封不觉竟还是如此诋毁大帅!真是不识好歹,恩将仇报!”这副官如今也是真的急了,咬牙切齿地说。
         斯诺看着报纸思考着,良久后竟是笑了:“就按这个和士兵们说吧,我已与日本和谈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大帅!这……”副官愣在了那里,不知斯诺这是要做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“去便是了,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  6.
         指挥策略改变、枪支弹药换新、发放军饷……斯诺下了血本,营造出一副真的得到日本帮助的模样。士兵势气大大提高,冲锋陷阵以一当十,而对手却是变得畏手畏脚,势气渐渐低迷。
        不出一周,局势逆转。此次大战,斯诺险胜。

      7.
        战后没过几日,斯诺坐在府中,整理着这次大战之后的各项事宜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,门外阵喧闹,不多时,几名士兵便压着一人进入房中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帅,他……”
       斯诺抬头,便见被压进来的不是旁人,正是曾经的副官,封不觉。
  

      8.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又回来了?在外面潇洒够了?”看着站在眼前的封不觉,斯诺笑了,笑容中透着分外的温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还不是看你缺了本大爷就差点儿混不下去了么。”封不觉大咧咧地坐下,手往椅背上一搭,一脸嘚瑟地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所以说,你这次回来,可就不能再放你走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

END
       

评论(7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