萤火

高三,遛了遛了。

【斯封】同等族群


记者斯x异常仿生人首领封!

打算参本的文,放出来一段当试阅啦x

ooc预警!
 

     1.
        7月3日,22点27分。
        接连不断的枪声在寂静的街道上响起,无月的漆黑夜空中,冲天的火光映出毁灭的场景。倾刻之间,仿生人临时政府大楼便化为废墟。红色和蓝色的鲜血混杂,流出诡异的美丽,人类和仿生人的尸体倒了满地,渲染着痛苦的狰狞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由现场的情况来看,是反仿生人游击队伍攻入了仿生人政府大楼,而s市警方正在赶来的路上。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,稍后为大家带来更加详细的介绍。现场记者,斯诺报道。”
        镜头之下,斯诺身上透着与环境格格不入的高雅与淡定。与周遭别的记者那声嘶力竭的,基本是在吼的报道声不同,斯诺那不算大却充满存在感的声音,清楚地传到了每一个观众耳朵里,清晰而又不失感染力。身后的枪声,爆炸声,游击队员们的吼叫声……这一切似乎都只是伴奏,无论如何激烈,却也都盖不过他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“呼……好了。”摄相师关掉了镜头,擦擦头上的汗珠,长出了一口气,对斯诺说道,“咱们这就可以收工了吧?这地方可真是不宜久留啊……”一边说着,他已经匆匆忙忙地将设备收拾了个七七八八,一副在这儿多呆一秒都是巨大折磨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,你先回去吧。”斯诺冲他点点头,回身便向着燃烧着的大楼走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喂,你这是要干嘛?”摄相师喊道,上前一步想要拉住斯诺,“工作而已,用不着这么拼吧?”
        “说好的'稍后带来更详细的介绍',总不能欺骗观众吧。”斯诺回头应道,“再说……这样的事情可不常见啊,怎么能轻易错过呢?”
        摄相师的手顿在了空中,他看到斯诺眼中闪着他从未在其脸上见到过的光彩。


      2.
        大楼前几米处,斯诺半蹲在一大块掉落的混凝土后,看着楼内一片枪林弹雨。不断有仿生人从大门连滚带爬地逃出,然后在乱枪中倒地。
        求救,呻吟,怒吼,谱成一曲疯狂的乐章;鲜血,尸体,火光,描绘出一副名为死亡的图画;痛苦,愤怒,绝望,烘托着一支来自地狱的舞蹈。恐怖可怕,却又刺激着人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欲望。
        明眼人都看得出,这其中是有问题的。那群游击队员以多倍于仿生人的数量,目标明确的攻击着大楼中一块又一块重要区域。他们,或者说他们的首领,清楚的掌握着仿生人政府大楼的人员分配,区域分布等情况。这次进攻,决不是一次突然行动,而是一次预谋已久,计划周密的围剿。而进攻进行了这么久,s市警方却是迟迟不到,时间一拖再拖,这无疑也在告诉人们,游击队早已和警方打好了招呼,而警方,也支持他们的行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么说来……难道仿生人中有卧底?但是……异常仿生人应该是没法伪装的才对,那么……”想到这里,斯诺左右看看,小心地站起身,准备再靠近一些看看情况。
         突然,脖子上传来了冰凉尖锐的触感,斯诺止住脚步,微微低头,便见一把匕首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。而持着匕首的左手手臂裂开的伤口下,涌动看蓝色的鲜血,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却一时又想不起这究竟是谁: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要乱动,也不要出声,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。我说,你做,懂么?”

TBC

占tag抱歉

200粉感谢!!啵唧各位小天使!!!
开个点文,评论区抽两个写,cp封受相关,点文最好带梗!

写的会超——极慢,不要嫌弃呀x

【斯封】干什么,我们可是正经捕妖队!


是车
捕妖人斯X捕妖人封!
场外助攻:吸人精气的小妖(住口)
ooc预警,慎入


      1.
        “根据能量波动显示,那个小妖就是在这一带活动的了。”斯诺操作着手中的检测器,对身后封不觉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”封不觉向四周环顾一圈,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宾馆,接着说,“总之那咱们先进那里去好了。”一面说着,封不觉已经向着那个宾馆走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斯诺转身跟上封不觉,说道:“哦?你这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停下你脑子里的猥琐想法。”不等斯诺把话说完,封不觉便虚着眼道,“那个小妖喜欢吸人精气,但她力量还比较弱,只能吸收刚刚消耗了大量精力的人,简单来说,就是刚刚射过的男人。”封不觉面不改色地说着,一边示意着前台开了一张房卡,“所以我们现在得把她勾引出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这样说反而更让人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少说废话!”封不觉刷开房间门,拿着房卡的手举臂一甩,“就决定是你了!去吧,臭臭泥!”

     2.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我们现在要装成正在……嗯……的样子喽?”斯诺当然早已明白了封不觉的意思,等封不觉发完疯,斯诺便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用,你看着就好了。”封不觉拗了拗手指,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,“让专业的来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不,不要,轻一点……”封不觉坐在床上,一脸冷漠地发出那些让人浮想联翩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斯诺站在封不觉面前,微笑着看着封不觉,说道:“乌鸦先生的演技还真是好呢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切,都和你说了,哥是专业的。”忙里偷闲似的回了这么一句之后,封不觉便继续着他那余罪一般的表演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……在我面前这样,可是要付出些代价的。”说话间,斯诺已伸手,力道不重却又不容反抗地将封不觉压在了床上。

点我上车

下午开学,高三警告!
断网生活,愉快开始(。)
更新随缘,遛了遛了。

是自家孩子
感谢画手  @ADORE不知
手机p图,我尽力了x
@惊悚乐园-企划  辛苦啦!

【斯封】副官

@木回夕改(*/ω\*) 的点梗!      

民国军阀斯x记者封!

不是很了解民国时期的背景(其实就是基本不知道x),尽量查过资料了,有不妥的地方见谅,告诉我我来改

ooc!短小!有私设!致歉!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1.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号外,号外!'斯诺大帅与日本和谈'!号外!号外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报童手中挥着报纸,在人群中大声叫卖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帅与日本和谈?真的假的?”
        “都见报了,还能有假?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叫封不觉的记者也真是胆大,写了如此多篇这类文章,不怕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本以为这次大战大帅局势不妙,但现在大帅已与日本和谈,这战局怕是要逆转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茶楼之中,一桌衣衫华丽的年轻人,煞有介事地讨论着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2.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么说来,你想离开军队,自己去闯荡?”斯诺看着自己的副官,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也不能说是闯荡吧,只是想去试试而已。现在这种日复一日的相同生活……”封不觉微微一顿,脸上带上了他独特的笑,接着道,“多无趣啊。”
 

    3.
        斯诺看着手中的报纸,报纸上用头号字写着“斯诺大帅不顾民心,一意孤行”,而这篇报导的作者,正是封不觉。“第一次写报导就这样嘲讽我呢……”几日前的对话在脑中浮现,斯诺心道,“这算是在向我喊话吗,嗯?不觉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大帅。”斯诺现在的副官一直站在斯诺对面,见斯诺似是已将报纸读完,出声道,“这封不觉着实可恶,全然不记大帅往日对他的恩德。不如让属下去处理掉他,以解大帅的烦恼。”
        无论哪个时代,喜溜须拍马之人都不会少。斯诺手下新的副官便是这样一个人。论办事能力,此人并不算差,甚至可以说是一把好手,而其对斯诺也可谓忠心耿耿。只是他那对上百般讨好,对下傲慢不屑的嘴脸,还有其善妒的性格,着实让人无法重用于他。而自从封不觉走后,他当上副官,便一心想至封不觉于死地,方才放心。现在封不觉写出这样一篇报导,他自是想趁机置封不觉于死地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……我的副官不错啊,都会替我烦恼了呢。”斯诺笑了,笑容中却透出一阵强烈的压迫感和寒气,“只是……我什么时说过要杀掉封不觉,又什么时候允许你动他?”斯诺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,接着道,“回去好好看看封不觉这个文章,过过脑子,少说这些蠢话。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       4.
        从那之后,封不觉这个名字在报纸上的出镜率越来越高,几乎篇篇报导都指向斯诺。
        而斯诺看得出,封不觉所写的报导明着是嘲讽自己,实则不然。那些报导多半以他斯诺为皮,而文章真正的刀锋却在指向那些与自己有利益冲突的军阀,无形中引导着人们的言论与看法。而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几篇,则才真正更像是封不觉写出的东西:喷天喷地喷空气,不带脏字却用尽各种比喻明嘲暗讽,活生生的文芒愤青。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5.
        子弹,炮火,尸体,早已是见惯了的场景,枪声,爆炸声,呐喊声,早已是听过不知多少次的地狱奏鸣曲。斯诺看看桌上的地图,闭上眼睛,长长地呼出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战壕中一路士兵正在匍匐前进,斯诺井井有条地跟手下吩咐着进攻方略。
        前方战况极不乐观,兵力不敌对手,士兵们的气势近日来也倍受打击,再这样下去……
        斯诺正想着,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只见那副官骂骂咧咧进门,向桌上拍下一张报纸,说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这封不觉竟还是如此诋毁大帅!真是不识好歹,恩将仇报!”这副官如今也是真的急了,咬牙切齿地说。
         斯诺看着报纸思考着,良久后竟是笑了:“就按这个和士兵们说吧,我已与日本和谈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大帅!这……”副官愣在了那里,不知斯诺这是要做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“去便是了,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  6.
         指挥策略改变、枪支弹药换新、发放军饷……斯诺下了血本,营造出一副真的得到日本帮助的模样。士兵势气大大提高,冲锋陷阵以一当十,而对手却是变得畏手畏脚,势气渐渐低迷。
        不出一周,局势逆转。此次大战,斯诺险胜。

      7.
        战后没过几日,斯诺坐在府中,整理着这次大战之后的各项事宜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,门外阵喧闹,不多时,几名士兵便压着一人进入房中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帅,他……”
       斯诺抬头,便见被压进来的不是旁人,正是曾经的副官,封不觉。
  

      8.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又回来了?在外面潇洒够了?”看着站在眼前的封不觉,斯诺笑了,笑容中透着分外的温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还不是看你缺了本大爷就差点儿混不下去了么。”封不觉大咧咧地坐下,手往椅背上一搭,一脸嘚瑟地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所以说,你这次回来,可就不能再放你走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

END
       

突然想写文,然而没有脑洞,还不想填坑(ntm)……

所以有小可爱来点个梗吗?接第一个,封受相关,今晚写完(flag高高插起)

当然没人就很尴尬xxx
(内心os:没人我就摸了,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)

【斯封】初见




是点文

@影 的杀手相遇梗

短小!ooc!真的ooc!!慎入!!




      1.
        午夜,空无一人的小巷中,昏黄的路灯在地面上投出一节节昏暗的光影。斯诺一身黑衣,戴着一幅面具,站在墙边的阴影之中,等待着组织安排的与他一同完成任务的另一位杀手。
       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1分钟,斯诺抬腕看看手表,想着要不要继续等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时间一点点过去,斯诺轻轻摇了摇头,转身向着巷口行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就是'NS'吧?”
        身后传来有些发闷的声音,斯诺回头,便见一个带着乌鸦面具,身穿休闲装的人站在路灯下,向他这边望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'乌鸦'?”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正是。”'乌鸦'一边说着,一边向着斯诺的方向走去。行至斯诺身侧,却见斯诺还是站在原地,便接着道,“走啊,站着干吗?”
        面对这迟到了还一副理所当然模样的同行,斯诺倒是笑了,说道:“没什么,只是第一次见踩着点来的搭档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过奖过奖。”'乌鸦'却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回道,“守时可是美德呢。”


     2.
        仓库之中,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缩在墙角,看着眼前这两个三分钟内杀光他雇佣的十几名保镖的凶神恶煞,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,干嘛一副这种表情?又没说要杀你。来,笑一个,why so serious?”
        还带着鲜血的匕首在那人眼前晃来晃去,拿着匕首的人带着一幅乌鸦面具,如来自地狱的魔鬼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真……真的吗?能放……放过我?”那人似是从“乌鸦”的话中抓住了能活着的希望,急忙问道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让你笑你就笑,哪儿来这么多废话?”“乌鸦”的说话声突然提高,像是真的发火了一样扑上前去,提匕首假装要捅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别……我,我……”那人急忙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,眼睛紧紧盯着眼前那幅乌鸦面具,眼神之中,恐惧,希望,不安……诸多情绪揉成一团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,不错不错。”那人看到“乌鸦”满意地点了点头,全身瞬间放松下来,大口大口喘着气,如劫后余生一般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……我也没说要放过你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匕首捅下,鲜血飞溅,斯诺站在一边,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
      3.
         “真是个特别的人呢……如果下次任务再遇到的话……”回家的路上,斯诺这样想着。





END

给世界上最好的里奥.梅西



         好几次拿起笔又放下,不知该如何开头。
         6月24日,你的生日,生日快乐!里奥.梅西,我最亲爱的梅西先生。
         2014年世界杯,初一的我为了追上所谓“潮流”,每天半夜抱着平板,看着一群人在球场上跑来跑去。而什么都不懂的我每天看得昏昏欲睡,自然也没有喜欢上哪个球员或哪支球队。
        直到那一天,上课外班的时候,身边的同学给我看了一个你的比赛锦集。169的你,矮矮的,带着球被三个人围在中间,左闪右突,撕出一个空当,瞬间加速,将对方甩在身后,他们拉,拽,推,你跌倒在地,却没有像我看过的那几场比赛中的球员那样,倒在地上滚来滚去,你立马站起(或者说弹起更合适吧),追上皮球,继续向前奔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谁啊?”我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你都不认识?他是梅西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哦,梅西,阿根廷队,穿10号球衣。正巧,当晚就有一场阿根廷对比利时的比赛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我第一次看着比赛揪起了心,第一次希望一个球队可以获胜。
        进球的时候,我看到了你脸上的笑,温暖,美好,像阳光一样。阳光,那是我在那段黑暗时光里,能想到的最美好的词汇。甚至可以说,我从你那微笑中,看到了希望。
        “也许,世界没有我认为的那么糟,你看,还有人可以笑得这么美好。”当时的我这样想。
        从那时起,我开始看阿根廷的每一场比赛,开始真正喜欢上足球,开始一点一点喜欢上你的全部。只是有一些后悔,太晚太晚才喜欢上你,错过了你的成长,只能每天夜里通宵补着你的一场场比赛——国家队的,俱乐部的,在时间的这一端,为你欢呼喝彩。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会喜欢上你呢?我也说不清。可能是因为你从不对着裁判和对手大吼大叫的那份温柔吧;可能是因为你温暖天地的笑吧;可能是因为你对队友的那份关心与爱吧;可能是因为你那毫不世故的模样吧;可能是因为你比赛失利后从不推锅,总在自责的责任感吧……可是,我不想看到你自责啊,那份从心底涌上的心疼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表达才好。
        比赛失利那天晚上,一夜未眠。闭上眼,脑中全是你退场时的模样。止不住地流着泪,自认为理性的我,从未想过自己会变成这样。太多太多的批评指责指向了你,我在被子里缩成一团,全身发抖。你心里一定更不好受吧,每每想到这儿,便难受得胸口发闷。我不愿去指责阿根廷队的任何一个人,因为我喜欢的,早已不仅仅是梅西一人,而是整个阿根廷队——阿奎罗,迪马里亚,伊瓜因……所有的所有,我爱他们全部。
        我不在乎输赢,我只是希望你能快快乐乐地踢球,只是希望你脸上还能带着那样的笑,只是希望你不要压力那么大。无论如何,我们一定会永远支持你的,你就是我们心中的球王。你这么好,希望世界也能对你温柔。那么爱笑的你啊,现在皱起眉头的自责模样,才更让人心疼不已;那么温暖的笑啊,请千万不要消失在旁人的胡乱指责里。
        31岁生日快乐啊,梅西先生!不只是生日,每一天,都要快乐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