萤火

高三,遛了遛了。

【叹封】医者为药(下)


说好的点文后续我终于撸出来了(瘫)

意念@

前文戳头

oocoocoocooc!文笔和我家蛙蛙一起旅行去了。
   
慎入



     6.
        “觉哥?”小叹敲许久的门,却不见回应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在家么。”小叹自言自语道,“那……改天再来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小叹刚要转身离开,却听见门内隐约传出几声微弱  
的咳嗽声。
        小叹一惊,急忙从钥匙包中翻出封不觉家的备用钥匙。医生一向稳健的手在伸向门锁时,竟有些颤抖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7.
        “觉哥!”一把推开房门,小叹看到的,是在沙发上剧烈咳嗽着的封不觉,和几朵蜷缩在茶几阴影中的彼岸花。
        与血融合的花瓣,红得夺目,红得刺眼,红得惊心。这来自地狱的花朵,似乎在为什么人判处死刑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 8.
        “滴,滴,滴……”心跳监护仪有规律地响着,伴着病床上那人的咳嗽声,一下一下敲在王叹之心上。
        把封不觉送到医院,已经是两天前的事了。而王叹之这两天,则是一下也没有合眼。
        通过对以往病例的观察和封不觉现在的状态,即使用一些药物拖延着,恐怕也已撑不了几日。治疗花吐症的药,医院一直在研制,进度却始终没有什么突破,再这样下去……王叹之不愿,也不敢再想下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心爱之人的吻吗……觉哥,你爱的,又是谁呢?”


     9.
        小叹低头,看着封不觉消瘦的脸颊。这是他最为熟悉的一张面容,也是他暗恋多年的人的面容。
        回过神来,王叹之发现自己已几乎要贴上封不觉的面颊,温热的呼吸一下下打在小叹脸上。王叹之一惊,轻呼一声,急忙起身向后退去,却不小心撞掉了放在床头的水杯。
        “啪。”水杯落地,洒下一片不规则的痕迹。病床上的封不觉似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,翻了一下身。王叹之急忙上前,俯身帮封不觉轻轻压了压被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会不会……是我呢……如果是的话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 10.
        王叹之还是吻了上去。两天未睡和冲动下的模糊在碰到封不觉的嘴唇后骤然清醒。猛地起身擦擦嘴唇,小叹的目光却从未离开封不觉。三分慌张,七分期待。
        不多时,封不觉便睁开了眼晴。


    11.
        “你小子果然对本大爷图谋不……”封不觉的话还没有说完,便被一阵咳嗽声打断,王叹之刚刚放出光芒的眼睛,又兀地暗淡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觉哥……”小叹刚要说些什么,却瞥见封不觉嘴角滑落的,是一朵蓝色的,没有被光分解的花。



   12.
        得到心爱之人的吻的花吐症患者所吐出的最后一朵花,会象征着两人爱情。
        而王叹之和封不觉的这朵,是桔梗花。
        象征,永恒的爱情。





END

评论(10)

热度(8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