萤火

高三,遛了遛了。

【斯封】梦里梦外

日常宣群:斯封♂交流茶话会,群号码:610489398
来自群内的深夜60分
文笔什么不要强求
ooc高能预警
慎入慎入

        清晨,斯诺醒来的时候,身旁已没有了封不觉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  厨房里传来“叮叮当当”的声音,加杂着封不觉中二的叨叨声,在斯诺听来,是那样的动听。
        等斯诺梳洗完毕,封不觉早已把早餐摆在了桌上。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我一直都想问的,你天天吃这种东西,真的不怕哪天被毒死吗?”封不觉看着斯诺津津有味地吃着他昨天自己点下的,配料堪称诡异的早饭,虚着眼吐槽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怕啊,这些东西都是我研究过的,不能说绝对好吃吧,没毒什么的倒是可以保证的。再者说了,就算是万一出了什么问题,我也有那种可以随叫随到的私人医生可以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。”斯诺话还没有说完,封不觉就打断道,“我是想问,既然你都有私人医生了,为什么不找个厨师给咱们做饭啊,这样我也能省事儿些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……我想吃你亲手做的饭啊。”说着,斯诺就站起了身,轻轻在封不觉的额头上吻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封不觉嫌弃地擦了擦自己的额头,说道:“你这话说的真是好有道理,光明正大地就让我成了你的私人厨师,还是不用给工钱的那种是么。看来只有你的饭里加一点好玩的东西,才能让你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有多么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斯诺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。和自己喜欢的人住在一起,每天打打游戏,看看电影,听听音乐,扯扯皮……这些原本在斯诺眼中极其无趣的事情,因为封不觉的存在都变了样。封不觉那些旁人无法忍受的,贱力十足的话语,却让斯诺越发觉得,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生活,真是有趣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晚上,斯诺玩手机的时候,突然看到了一张图片,黑色的背景色上,写着几行白字:“你已经晕迷很久了,我们努力把这张图植入你的脑海中,只是想告诉你,快点醒来,他一直在等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这算什么,恐怖段子么……这种东西怎么有人会有人信。”想着,斯诺抬起头,看着坐在电脑前的封不觉,轻轻一笑,“就算真的是梦,我也宁愿不再醒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喂,斯诺,你盯着本大爷傻笑什么呢?是看我太帅犯花痴了吗?你……唔!”
        斯诺走到封不觉身边,用自己的唇覆上了封不觉那张能说会道的嘴。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是梦,就让我永远都不要醒来了。”斯诺心道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半夜,斯诺猛地从床上坐起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头上尽是细密的汗珠。
        梦里,剧烈的汽车碰撞声,火红的夕阳下,自己倒在血泊之中,身下是他拼命护住的封不觉。
        一阵头痛,那既模糊又清晰的梦境不住地出现在他的眼前,残阳火红,鲜血火红,红得刺眼。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封不觉被身边的动静吵醒,支起身子,看着斯诺,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事。作恶梦了。”斯诺揉着发胀的太阳穴,皱着眉头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哦。”本就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封不觉含糊地应了一声,便又躺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斯诺怔怔地坐了一会,觉得自己似乎想起了什么,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鬼使神差般的,斯诺抓起了手机,开始翻找晚上看到的那张图片,可却是什么也找不到了。
“难道……是真的吗?”斯诺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斯诺就开始在网上搜索各种从昏迷中醒来的方法,全部保存起来,却从来没有试过。
        他并不是害怕,他只是担心,担心这里的封不觉在他走后会孤独,会难过。
        直到有一天,他问封不觉:“如果你发现现在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,你会想办法醒来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会啊,难道要一直活在梦里吗?安于梦中的美好,而不敢面对现实,呵……我可不是那种货色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但是我……不,你走了,那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喂,你在想什么啊,做梦的人都醒了,梦,还会存在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对啊,做梦的人都醒了,梦里的人,应该不会伤心了吧。”斯诺心想。 
        于是,他开始了尝试。他还是不能确定那图片到底是不是真的,但他决定试一试,为了那个可能存在的,梦外的封不觉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斯诺成功了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,他闭上了眼,却再也睁不开了。他感觉自己在慢慢地上升,他渐渐听到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,那是封不觉的声音。他想要回答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突然间,坠落感将他包围,耳边的声音更加清晰,他感觉自己的背被猛地压在了床上,手指不由自主地一抖,发现自己的手早已被人捉住,耳边封不觉的声音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是医院里所特有的气氛:窃窃私语声不断,却又显得异常的安静。
        “斯诺?”
        斯诺睁开了眼睛。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床边椅子上坐着的,握着他手的人,正是封不觉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眼前的封不觉,斯诺嘴角上扬出了一道好看的弧度。
        “醒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我昏迷多久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多不多,也就两个多月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让你久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封不觉,我们在一起吧,我喜欢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切……选择性失忆了么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
        “真忘了啊,我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么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吗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喂,听你这语气好像很失望啊。本大爷英姿飒爽玉树临风才高八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能……唔!”
        一个绵长温和的吻,堵住了封不觉滔滔不绝的自吹自擂。
        “还是老样子呢。”斯诺心说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办完出院手续后,斯诺和封不觉回了家。太阳缓缓落山,夕阳拉长了两个人的影子。在他们眼里,今天的夕阳,美极艳极。
        “对了,我快醒那会儿,是你一直在叫我吧?谢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什么的,我就收下了。但我可没有一直叫你,我还不想被别人当成神经病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斯诺梦中的那个世界里,封不觉看看躺在床上渐渐透明的斯诺,忍不住叫出了声:“斯诺?斯诺!斯诺……”声音渐低,封不觉不再呼喊,反而轻笑出声:“果然走了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夕阳西下,一切都罩在一片模糊的玫瑰色之中,如诗人焚烧了诗稿。封不觉站在窗前,笑着凝视着远方。“祝你幸福。”他轻声念着。

Fin

评论(4)

热度(7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