萤火

高三,遛了遛了。

【斯封】为皇(上)




是生贺!

@影  生日快乐!

实在赶不完了,对不起orz!先发一部分,剩下的周末发——

标题乱起别在意……

ooc!真的ooc!!高能预警!我好——久没看惊悚了!
慎入

原形:朱棣,姚广孝




      1.
        光惠十八年,皇帝从民间选拔了十名僧人,分给诸位藩王讲经荐福。而对于这些僧人来讲,选择跟随那位王爷就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。哪个更有权,哪个更有钱,哪个更受皇上喜爱,哪个地方离京城更近……这些都成了这几个僧人选择的参考。
        不一会儿,藩王们进来了,原先议论纷纷的僧人们立刻安静下来。他们等待的,正是这一刻。
  

      2.
        邵王斯诺要反。
        只有身边的几名亲信知道他准备造反。
        兵马,粮草,计划……几乎一切都已在悄无声息之下准备完成,而之所以还未起兵,只因缺了一些东西——缺一位神机妙算的军师,缺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,看着身边跪着的十名僧人,斯诺只觉心中好笑。鄔王进来时,一个个摇尾献媚,生怕鄔王注意不到自己,而奎王走过之时,却是面露嫌弃,唯恐奎王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多停几秒。都是什么僧人,个个利欲熏心,作做至极。
        心里虽这样想着,斯诺的脸上却仍挂着微笑。一种让下人觉得温暖却又不失高贵的笑,他的招牌微笑。
        他自这些僧人面前走过,思考着如何回禀父皇,拒绝收下这十人中的任何一个。这时,只听身边一人出声喊道:
        “殿下留步,贫僧有大礼相赠。”


    3.
        看到邵王进来,封不觉嘴角勾起一丝微笑。谋划多日,成败,在此一举。
        “殿下留步,贫僧有大礼相赠。”
        斯诺果真停下了脚步,看着这个自荐的僧人。他早就注意到了这个跪在队尾的和尚。无论哪位藩王走过,他都只是一幅昏昏欲睡的无所谓模样。斯诺只当是他想等的“大鱼”还没有出现,没想到,这和尚所等的人竟是身在北荒的他。只是不知,一个穷和尚,又有什么大礼能赠于一个藩王。故此斯诺便也来了兴趣,问道:“哦?何礼?”
        “贫僧可赠殿下白冠一顶。”言至此,封不觉竟抬起了头,直视着斯诺。
        斯诺是藩王。他自知道,王上加白冠,为皇。斯诺要反不假,只是……这小小僧人,又是如何知晓此事?又怎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此言?
        “胡闹,你是疯了吗?”斯诺俯下身子,在封不觉耳边低声呵了一句,刚欲起身,便听封不觉接着言道:
        “贫僧当然没有疯。”遭到呵斥封不觉却是分毫不动,压低声音,接着说道,“只是不知,如若殿下那三处地下兵器库被发现的话……殿下会不会疯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       闻听此言,封不觉却闭上了眼睛,打起坐来。他知道,大事已成。
        果然,不出几秒,耳边便响起了邵王的声音:“你,跟我来吧。”
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 4.
        邵王知道,那叫封不觉的僧人并不是套他的话,而是真的知道他的秘密。光那句“三处地下兵器库”便可看得明白。无论如何,得把此人带回来。杀剐也罢,真的用他也好,绝不能让其流窜在外。“而且这人……还真是蛮有趣的呢……”斯诺想道。

     5.
 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天过去,而斯诺几乎日日与封不觉呆在一起,从日出谈到日落。
        前几日,斯诺在试探,试探这僧人是否真心,是否是皇上派来的奸细,是否有能力在他这“造反事业”中,争得一席之地。而通过这几日相处,斯诺确认了这样几件事情:这封不觉真可谓足智多谋,且绝非朝庭派来的间谍,而是真的想助他一臂之力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乎之后的几日,他们从造反的路线,聊到造反的计划,从人员安排,聊到兵力对比,最终,绕到了最令斯诺头疼的问题——出兵的原因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有什么麻烦的,随便编条理由不就是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编得出的理由多的是,只是……这些理由立不住脚啊。以这些理由出兵,一则恐军心不稳,二则只怕要为后世之人唾骂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又如何?我们只需骗骗那些士兵,稳住军心便可,又无需用这理由去骗满朝文武和后世之人,毕竟……史书是胜者所书,只要我们成功,便有千种,万种方法让他们闭嘴,不是吗?”
        斯诺思索片刻,点点头,说道:“倒也有理,那就照先生说的做吧。只需稳住军心的理由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靖难,怎样?”封不觉打断斯诺的话,接道,“明面上说得过去,还可激出士兵们对朝庭的不满,殿下意下如何?”
        “妙啊,我的军师果真是聪明呢。”斯诺轻轻一笑,微微皱着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。他抬眼望向自己的军师,而封不觉此刻也正抬头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是。本大爷机智聪慧英俊过人,这点儿事儿当然不在话下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呵,你还是第一个敢在本王面前自称大爷的人啊。身为僧人,你这口气倒是不小呢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切……这算什么,就算你当了皇帝,本大爷也敢在你面前自称大爷。”封不觉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补充到,“哦,对了,其实我并不是什么和尚,装成和尚只是为了被选中罢了。”

    6.
        三年的时光,说长也长,说短也短。长到足以让人坠入情网,却又短到让那几年前还骑马亲征,南征北战的皇帝病入膏肓。
        光惠二十一年,太祖崩,太子继位,年号承辉。
        承辉元年四月,鄔王因贪虐残暴之罪,流放至云南。削藩,就此拉开了帷幕。
        同年六月,贬珂王,同年十一月,杀宁王,次年三月,流放涵王,穆王……而这一系列的行动之下,皇帝的目标,直指邵王。
         斯诺知道,这一天早晚会到。而七年的准备,为的正是此时。
        承辉二年六月,邵王举兵,以靖难为命,挥师南下。朝中能征擅战之臣早已所剩无几,邵王一路连战连胜,朝中一时人心惶惶。
        京城,就在眼前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眼下,一座小小的滁州,挡在京城一步之遥之处,却是久攻不下。
       不能再拖了。斯诺明白,时间愈久,军心便愈发涣散,到时候不用等皇帝来攻,这手下几十万士兵便会溃不成军。



TBC

评论(4)
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