萤火

高三,遛了遛了。

【斯封】同等族群(2)

人类斯x异常仿生人首领封

ooc渣文笔预警!

前文戳头




   3.
    一辆黑色的lykan hypersport自路口疾驰而过,一路向着s市郊区驶去。
    天上飘下一阵小雨,车窗前的雨刮器一次次挥起又被猛地拉下,像极了刚刚大楼前倒地的伤生人绝望地伸出的手臂。
    只可惜这雨太小太小,远不足以洗净人心中的恶意。
    音乐声在车中回响,斯诺看看坐在自己身边关闭了皮肤层“劫持”自己的仿生人,开口问道:“好了,我们现在已经基本安全了。不知这位先生能否赏光,让我看看你究竟是谁呢?”
     “打听别人是谁之前,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才对吧,没素质先生?” 副驾驶上的仿生人耸耸肩,回道。
     斯诺却没有生气,只是笑笑,说:“的确是我唐突了。先自我介绍一下吧,我叫阿道夫·斯诺,明面上的工作是一名记者,也是一个还算有钱的……嗯……富N代。”说完,斯诺看向那人,又一次问道,“不知该怎么称呼你呢?”
    “我叫什么……很重要吗?一个仿生人,你们口中的'塑料玩具',名字什么的……”那人讽刺地轻笑一声,摇了摇头,接着道,“还是那句话,很重要吗?”
    “如果我只把你们当成'塑料玩具'的话,就不会带你上车去我家了。”斯诺听出这是一次试探,却也并不在意,答道,“就算单纯出于好奇,我也想看看自己救下的人到底是谁呢。而且……在我看来,所谓'异常仿生人',早就不只是什么机器了,反而说你们是高级生命更合适。
    ……比人类更加高级的生命。”
    “哦?这话从一个人类口中说出来,还真是出乎意料啊。”那人说道,脸上却毫无惊讶的样子,“难道你的真名其实是雷·库兹韦尔?”
     “……那是什么?”
     “啊,啊……算了,没什么。”那仿生人抬手,轻按住自己的太阳穴,接着道,“不过既然你诚心诚意地要求了,本大爷就大发慈悲地满足你好了。”
     皮肤层渐渐覆上,一幅人几乎尽皆知的面孔出现在了斯诺眼前。
    看到那仿生人的长相,斯诺竟也微微一愣。他笑了,言道:“这还真是幸会啊……封不觉。”
    异常仿生人首领,封不觉。




  4.

     23点26分。
    “嚯,这万恶的资本主义啊……”站在斯诺家郊区别墅的门前,封不觉念道。
    “人脸识别中……识别成功,斯诺少爷,欢迎回家。”一段毫无感情的系统提示音过后,别墅的门慢慢打开,那装修豪华至极的房间足以让任何一个见到它普通人呆立30秒。而封不觉却是一幅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模样,迈步走进房中,大大咧咧地靠在了那一看就死贵的沙发上。
    “你先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吧,我派人去给你准备些蓝血,然后帮你治疗伤口。”斯诺说着,打了个响指,便有一个太阳穴上闪着LED灯(仿生人标志,当然封不觉的早就自己撬掉了)的男性仿生人垂着头走了过来。
    “少爷,有什么吩咐?”那人问道,语气中除了恭敬顺从之外,竟还透着一丝恐惧。
    “去从仓库里拿几包蓝血,顺便把给仿生人治疗伤口的工具也拿过来,把他的伤治好。懂了吗?”斯诺对那仿生人命令道,言罢,又转身对封不觉道,“客人到来,身为主人,我本该好好款待的。只是今天我还有些事情要办,先失陪一会儿了。我就在楼上那个房间,”斯诺伸手一指,接着道,“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。”说着,斯诺轻点了一下头,便向楼上走去了。
    而那个仿生人却是站在原地,直到斯诺上了楼还是一动不动,只是抬起头盯着封不觉和他手臂上的伤口,眼神颇有些晦暗不明。
    “一脸要扑上来咬人的样子……这架势不太对啊……既然是个未觉醒的仿生人,不该有这种神态才对。难道是那个斯诺虐待过他?或者是给他加了什么特殊的代码?” 这样想着,封不觉暗暗做好了戒备,这才说道: “嘿,我说这位老兄,我知道自己长得帅,但你也不至于这么盯着吧?”封不觉一边说着,一边在那个仿生人眼前挥了挥手。
    “你是……仿生人?”那人说道,声音中竟带着几分咬牙切齿,“把我变成现在这样也就算了……现在竟然让我来伺候一个仿生人?他简直是魔鬼……是魔鬼!”那人立在那里,目光中没有焦距,双拳紧握,浑身战栗。
    “'变成这样'?这么说来,你是人类?”封不觉敏锐地抓住那人的话,反问道。 
    那人却并不理睬,只自顾自念道:“凭什么……凭什么!明明,明明我们才是主人才对,明明仿生人就应该为我们所用才对!”他的目光突然在封不觉身上聚焦,眼神愈发凶狠,“你们这些塑料都该死!统统都该被报废!都是因为你们这群垃圾,我才变成现在这样!”他越说越激动,越说越恼怒,伴随着声调越来越高,挥拳向封不觉打去。
    封不觉早有准备,抬右手稳稳地擒住了那人的手臂。
    “接收不到任何信息,果然……他不是仿生人。”封不觉心想。
    那人用力想要撤回自己的手,手臂却被封不觉紧紧抓住动弹不得,愤怒之下,他抬起另一只拳头便向封不觉面门打去。
    封不觉却是不躲不闪,瞪着一双死鱼眼,看着拳头打到眼前。
    “住手。”楼梯上传来斯诺的声音,带着与和封不觉说话时完全不同的压迫力和寒意。
    拳头在封不觉鼻尖前瞬间停下,那人的整条手臂都因恐惧而发着抖,随着斯诺脚步的接近而抖得越发剧烈。
    “欺软怕硬的渣滓,还敢在我的客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……你是活够了吗?”斯诺在那人背后站定,说道。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的,少爷,我……我……”那人僵在那里,连说话的声音都抖做一团。
    “谁允许你背对着我说话的?”
     那人全身瘫软地向下倒去,封不觉放开拽着他的手臂,那人便“噗通”一声倒在了地上,全然没有了刚刚那股蛮劲儿。
    “自私,无用,不知悔改,真是让人厌恶的东西。”斯诺抬手,轻轻掐了掐皱起的眉头,接着道,“真想不出留着你还有什么用。”言至此处,他招了招手,便有两个黑西装壮汉走上前来,一人一边将那人架住。
    “去把他扔到地下室吧,我一会儿再去处理。”斯诺挥挥手,说道。
    “不……不,少爷,我错了,我绝对不会再这样了,放过我,不……少爷!”两个黑西装并不理睬那人的乞求挣扎,拖着他离开了客厅。
    “刚来就让你受惊了,实在不好意思呢,封先生。”待那人被拖走,斯诺回身对封不觉说道。
    “切,受什么惊,那人那几下子连本大爷的鼻毛都伤不到。”封不觉又舒舒服服地瘫回沙发上,配合着自己的话挖了挖鼻孔,一脸不屑地说道,“不过……我比较好奇……”封不觉神色微微一变,接着道,“你是怎么把他'变成'这样的呢?”

     
TBC

评论(2)

热度(32)